当前位置:正文

“这里有五千万的资金

admin | 2020-06-04 22:26 浏览数:
龙永回到别墅时,距离离开的那个时刻,已有两天了。心里思念着菊昔若,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要相隔一年,他总觉得这一年菊昔若会一直在他旁边默默陪他。也许这一年,她是要试探他能否有一种魄力能成为她的另一半呢!龙永顿时豪气飞扬,立刻问夏儿关于股票的事情。从夏儿得到的资料,令龙永惊奇的是,付秋潮居然没有派人和他这个神秘人联系,而股票还在降,已经跌倒了七十一元了。那夏儿还紧张地问:“爷,要不要早点清空,也许根本没有上拔的可能呢?”龙永淡淡一笑,说:“对方显然在和我打心理战,用这种方式压迫我,可是这种把戏我是不怕的。最迟明天,神龙企业一定会和我们联系的。”“为什么呢?”“如果太龙企业会垮,那现在的股票必然是跌到五十元以下了,此刻还维持着七十元以上的光景,显然说明神龙企业根本没有放弃。他们只是在试探我们。”龙永哈哈一笑,说:“这回我们算是在商场上打响了第一炮了。”夏儿忽然有些崇拜着看着龙永:“爷这次回来,气质变得更加高雅呢。”“哦?”龙永站在镜子面前,却是发现他身上原先那浪荡的一面已经完全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意气飞扬。原来“色”功居然能起这个作用。龙永惊讶地叹息着。此刻对于他来说,他根本不知道“色”功的具体功力和标准是什么——也许突破第五层后,他对“色”功会有深一步的把握吧。此刻龙永蓦然觉得内心那种被窥探的感觉几乎消失了,心下吃惊,用意识在心底说:“付大公子?”内心的声音懒洋洋地传起,说:“我在。想不到你的”色“功那么厉害,恐怕我在你体内支撑不了多久了。”龙永怔了怔,说:“”色“功有击溃灵魂的力量?”“恩。在你和菊昔若欲生欲死的时刻,我在黑暗里遭受着”色“功攻身的煎熬,那种只能干看的感觉让我几乎要气晕了。不过你放心,我还能支撑一段时间。”“我可是很灰心,你还能撑一段时间。”龙永微笑着说。“哼哼,你虽然征服了离倩,可是还有江梅瘦那女人……”“哦?对于这样的美女老师,我从来只有敬重……”“哼。等着瞧。”龙永耸了耸肩头。当夜龙永御驾五女,长江浩荡,一直“折腾”到雄鸡报晓。房间里呻吟着“千片万片雪花来,我们一起来做爱”的声音。“征服大地七连招……”“我愿向天歌,黑毛浮玉水……”“日月正气前后旋转三周半落地后再一周半的超级冲击波……”“不要,会怀孕的……疼……”无可置疑,这是一脸享受的雪梨花独特的声音,也是梦暗惜引导下一贯的伎俩,龙永当然看破,丝毫不会“腿”软。“你来我往太极八卦推拿攻击……”床和灯光在急速振荡着,它们的心几乎激越地要发狂。次日醒来,龙永在餐桌上享受几个女孩为他的服务,此时雪梨花已经慢慢融入了她们的生活。而因为雪梨花容易相处,几个侍女都对她极好,一副其乐融融的气氛。正午时分,夏儿发现在邮箱里多了一封信,一看却是神龙企业的,当下兴奋地告诉龙永。每个炒股的帐户虽然有邮箱,但却是万分机密的,不过以神龙企业的手段,得到这个邮箱地址是轻而易举。上面只有几行字:您好。愿以一亿五千万的资金换得阁下手里所有太龙企业的股票。神龙企业。夏儿面色一喜,但马上说:“神龙企业此刻出这个价必然是试探,付少会开到多少价格呢?”龙永淡淡一笑,说:“他提的这个价格非常公道。”几个女孩都怔住了,夏儿诧异地说:“付少不是说过太龙企业最高资金有四亿吗?我们现在占了一半的资金,这样算得到两亿也是正常的。”龙永摇头说:“那是炒出来的价格,太龙企业真正的价值并没有那么高,神龙企业出的这个价格非常精准,没有让我一点吃亏。而且神龙企业向来不曾低头,若是我再提高价格,说不定就会和我拼得鱼死网破。”龙永让夏儿回复,告知对方自己的银行卡,当然,银行卡上的主人就是付龙永。因为龙永猜到付秋潮应该知道他的身份了。夏儿的信息网虽然庞大,可是和神龙企业却相差一段距离。就在十分钟后,对方的邮件发了过来。龙永:通过我的测验,你可以是算出师了,好好努力。父。而同时,帐号里已经多了一亿五千万的资金。几个女孩都欢呼雀跃起来,而龙永此刻内心里充满了无数的豪气,这场股市动荡里,他学会了很多,也成熟了很多。学会使用心机,学会利用信息,学会在最佳时刻出手,这些则彻底让龙永赢得了这次成功。此刻龙永是踌躇满志,如同上次五子棋胜了一般,此刻的他如同正在球场里飞跃奔跑,其他人远远被他落在后面,此刻他心头清明,周围的景物异常的清晰,让他瞬间能掌握所有事物运动的轨迹。而他此刻猛得高昂起头,一声怒喝,任什么人也无法拦截得了他脚下的球,任何人也无法赶上他的速度。这一刻,他是主宰。“吼!”龙永闪电般调整了一下重心,脚尖已经崩直,腹部收力,大腿摆动小腿,而右腿已经朝着还在滚动中的足球逼近!这脚若是射出,即使是三十米外的守门员也无法抵挡!但是谁也不知道龙永会射向何方!在天地间这么大的地方,此刻龙永根本不拘泥于球门了。甚至,谁也不知道他这脚的射门动作会不会是假动作!在商业生涯里,龙永开始展示出自己独特的强大的魅力了。手里有了资金,龙永马上带着雪梨花到原先的那个小区。今天是休息天,龙永想起了那两个相似的孪生姐妹,记得她们是财经学院的学生,此刻他已经准备实施他的承诺!成立一个救助会是目前最佳的方式,而运作人员必须亲历亲为,否则若是批款过去,难保不会被官僚吞没。所以龙永必然要建立一个规范的,甚至不受政府约束的救助会。中国的穷人的确太多,这些钱只能是杯水车薪,而真正的改善要到龙永真正掌握中国经济命脉的时刻!但是龙永心里已经有了计较,帮助穷人并不是一味的给钱,而是要让他们学会珍惜自己的生命价值,自己去努力奋斗,而龙永只是给他们这样一个环境,给他们可以不被别人欺诈!在中国的大地上,存在太多腐败的官僚,存在太多的黑社会,而这些则会造成穷则越穷的局面。龙永心里喃喃地说着:黑手帮……黑手帮经营各种买卖,毒品、军火无一不沾,而同时他们作为黑社会的老大,在各地都有分舵,甚至一些大型企业也给他们上缴保护费。要动黑手帮,甚至比神龙企业更难!据说黑手帮有几个靠山,都是中央政府的高级领导!神龙企业和黑手帮相安十年无事,但是彼此戒心浓厚,若遇到大的利益冲突,到时候起了争斗,则一发不可收了。龙永轻轻皱着眉头,把这些分析给霜儿和蝶儿听。霜儿和蝶儿细心听着,做着笔记。龙永继续说:“我们必须要在全国各地建造一个救助团体,而且这些团体里必须要有和其他企业争锋的能力,也就是说,我们要像神龙企业一般建立各地的分舵。”两个女孩同时身体一震。龙永说:“不然你们以为只有一亿五千万的资金能持续多久?只有让那些穷人自给自足,这才算是真正的出路。”两个女孩崇拜地看着龙永,眼里闪过美丽的光辉。龙永看着两个乖巧的女孩,颔首说:“在这些下属公司里,我们必须让他们有强大的生命力, 香港六合正版综合资料网在神龙企业和天璇企业之间生存下去, 天线宝宝一码中平特而且甚至不能惧怕黑手帮, 香港黄大仙必中六肖这些难度是非常之大的, 刘伯温精选资料二四六不过幸好我们有神龙企业可以作为后盾。”“第一步计划是要在wz初步建构一个这样的救助公司,你们有信心没?”“有!”两个女孩激动地喊着。雪梨花乖乖地呆在龙永旁边,她已经和龙永缠绵过许多次,在两个女孩面前也不避嫌,一直用手轻勾着龙永的臂湾。蝶儿和霜儿自然感觉到了,她们不由向雪梨花投去羡慕的眼神。萧灵最近很少来这个套房,霜儿蝶儿从她的举止和用钱里,知道她是非常有背景的人,自然不会过问,不过她们也瞧出萧灵对龙永的依恋之情。龙永此刻郑重地说:“你们反正已经大学了,学业已经是若有若无了,所以我希望你们明天就去wz,先去神龙企业的分公司,我已经联系好了,让他们给你找一些保镖,也给你们一些资料。”他递给霜儿一张银行卡,说,“这里有五千万的资金,你们先拿着,全权由你们支配,不够了再向我要。”霜儿呆住了,她一开始还以为龙永只是让她们去勘查情况,然后做好使用资金的计划申报给龙永——而此刻龙永居然那么相信地给她五千万资金!五千万资金!怎么样的天文数字!龙永鼓励她说:“只要有时机就出手,把你们的所学用出来,若是觉得不能胜任,你们可以去找你们能信任的人,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这个道理你们应该知道的。若没有重大的事情,你们都自行处理好了,不用向我汇报。”霜儿用力捏着手里的银行卡,目里泪光盈盈。传言里的付少,是那么让她心动!作为贫穷孩子的她,每天都在为节省几元钱而苦思冥想,而在此刻忽然拥有五千万的支配权,那该是什么样的感受!蝶儿和霜儿都觉得恍如梦里一般。她们看着眼前这个带着淡淡笑容的少年、这个年纪甚至比她们小的男孩,忽然内心有一种激情在涌动。某种神秘的东西狠狠地敲在她们的心头上,让她们几乎窒息。她们虽然年纪看起来比雪梨花,甚至比萧灵还要小,可是贫穷的孩子早当家,她们的心理年纪早就成熟了,看惯了人生的大起大落,看惯别人的热嘲冷讽,看惯了人情冷暖。雪梨花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,身上散发着让人无法抵抗的魅力,心几乎醉了,此刻还有什么是她所求呢!从梦暗惜那个残酷的梦里摆脱出来,龙永还这么温柔体贴地对待她,当真让雪梨花一时别无所求了。霜儿和蝶儿看着雪梨花的走路动作,已经带上一些成熟女子的风范,顿时明白了什么。而在她们暧昧眼神的注视下,雪梨花不觉得害羞,反而觉得得意起来。几个女孩彼此对视着,目光忽然同时向龙永瞥去。无论走到那里,龙永都会成为焦点的!江梅瘦痴痴地看着天空,心忽然疼了一下。那个在学校的操场自信微笑着的少年,那个根本不懂五子棋规则的少年,击溃了对方,在万人声里接受众人的喝彩和崇拜。那个在课堂里用淡淡的眼神欣赏看着她的少年,吟诗作对,展露出天才般的文采。那个一曲箫声,几乎让所有人都为他窒息的少年,让所有的人的心境都被他控制。那个少年,却是以前她内心无比排斥的,无比鄙视的。那个少年,身边有无数女子,在万花丛里穿过,资料专区却是每一朵花他都要尝试一下……为什么最近他每次不经意扫向她的目光,都让她心跳。每次上课,她经常在他的目光下,脑海里一片空白。而最近他没有来上课,总是让她产生一种失落感。难道自己的心竟然被他俘虏了吗?父母已经转出了单位,龙永也不再来“骚扰”她,可是她情愿时间能倒流……爱与恨却原来只是在一转身之间呀!最近他越来越把自己当成一个不相干的老师,不再对她假以辞色他已经对自己心灰意懒了吗?自己是一个老师,而且以前那么让他难堪,此刻她如何放得下面子去向他倾诉心声?每次望着他和栅枕一起的时候,心都在微微地刺痛。回味起来,更觉得苦涩。逃避……也许做得只有逃避吧。毅然下了决心,拨打手机里学校校长的电话。阴雨绵绵,打在翡翠般的花儿上。花蕊还未绽放,周围一片青翠欲滴的场景,芭蕉叶上传来雨打落下来沙沙的响声。心情好的人也许会心动地微笑,而心情不好的人若在芭蕉叶下避雨,则会咒骂起这种天气来。第一高中的校园的湖边,芭蕉叶下,江梅瘦轻擦去额头的雨滴。甚至说不出内心是什么感受——昨天向校长申请了辞职,今天算是最后一节课了,也许就那样平平淡淡的过去,不给任何人晓得。总是有一种期待,希望龙永能来上课——江梅瘦苦笑着。若是此刻他在这料峭的雨里,他会吟出什么样的诗歌呢?茫然地走着,忽然对校园留恋起来。这番想着,猛得责怪起自己,然后毅然向班级走去。位置上依旧没有龙永的踪迹。第一节课,好像龙永从来没有到来过吧……也许第二节课……江梅瘦无精打采地说着话,几次说课时都走了神。无奈那些学生平时以欣赏为主,此刻都没有感觉出来江梅瘦的异样。唯独栅枕好几次奇怪地看着江梅瘦。江老师出了什么事情何至于如此失态呢?栅枕低头沉思,再抬头时却发现江梅瘦的目光不时地盯向一个位置。那个位置……是龙永的……他们产生了什么样的瓜葛呢?栅枕猛得心头一紧。江梅瘦急切期盼第二节课的到来,觉得度秒如年,可是当第一节课要来结束的时候,却心慌起来。她忽然怕龙永不会再出现,连给她最后一次的见面机会都没有……两种矛盾的心情交杂着,而江梅瘦的课则讲得更加杂乱。猛得有一个学生提问,江梅瘦似乎听清了,可是却一点也没有进入心神来。机械地回答着,甚至不知道在回答什么。那个学生茫然看着江梅瘦,又重复了一遍题目,此刻江梅瘦刚恨不得把他的声音像录音机般关掉,却是此刻铃声响了。课间时分,江梅瘦在办公室里对着校门口的方向,痴痴凝视。学校的管理自然是严格的,没有几个学生会到第二节课才从校门走进来,校门口空荡荡地就像被一个美女被轮奸过的草地,不复有美女再回到那个地方缅怀。当然,丑女可能自以为乐,沾沾自喜,而同时,那个施暴的人仰天大哭,只恨那天夜色昏暗,作出如此倒贴的事情。十分钟的下课时间爬动着,让江梅瘦的内心如此焦急。如果第二节课他还不来呢?那自己会让三四两节课的老师和自己调课吗?会!一定会的!江梅瘦毅然咬紧了嘴唇。当初她有拒绝龙永的勇气,则说明她是一个能为自己而活的人。铃声还是匆匆响了,细雨仍在下个不停。忧郁,缠绵,而令人心疼。走回了教室,江梅瘦摊开了教案,这本来是为龙永表演的一节课的教案,可是上面的字迹却显得这么陌生。她轻轻咳了一声,就在此刻,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:“报告!”那声音让她心头重重一跳,她按捺住快要跳出胸口的心的喜悦,向门口一看。门口的那个嘴角带着淡淡微笑的男子,如何不是他?忽然间,她觉得龙永的打扮从来没有如此潇洒过。那淡紫色的披风,和他脸上露出的翩然气质,显得如此的和谐。龙永的眼神里带着一种飞扬的豪气,他身上一直流露着那种高雅的气质。这种气质,顿时让江梅瘦几乎窒息了一下。是因为心里有了他,此刻才觉得他的不一样吗?江梅瘦心里闪过这个念头。而栅枕看到意气飞扬的龙永,忽然感觉到内心也怦然一跳。此刻“色”功独特的魅力在龙永身上展示着。龙永微笑着看着失神的江梅瘦说:“请问江老师,我可以进来了吗?”“当然可以。”江梅瘦有些慌不择言,说完后疑惑刚才的语音有些异样,先是向学生们看了一眼,发现他们都没注意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龙永走到位置上,忽然感觉到江梅瘦在盯着他,回眼看去,却是发现江梅瘦的脸上充满了一种兴奋。“她今天又要‘折磨’我了吗?没见得得罪她呀……”龙永百思不解。江梅瘦清了清嗓子,心神定了下来,她放下书本在讲台上,微笑着说:“今天大家诗歌接龙,如何?”龙永听到“诗歌接龙”,马上感觉到江梅瘦的确是针对他而来了。班级里也只有他有这个天分了。江梅瘦说:“接下来的规则是,我说第一句,请别人补充成整,而且要接我说的意境来表达。五律七律,五绝七绝,可以可以选择。”龙永听到这个针对他的“阴谋”,心里不惊反喜,这个有挑战的“阴谋”的难度,让他有了跃跃欲试的感觉。江梅瘦微笑着说:“第一句我以这个阴雨的背景,设身处地在雨打芭蕉下来表达。请大家听好了,第一句是小楼晴雨芭蕉亭。”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都望向付龙永,此刻每个人心里的念头根本不是自己回答,而是看龙永如何回答,连栅枕也不例外。龙永顿时成了众矢之的,却是他微笑地站了起来,随口说:“小楼晴雨芭蕉亭,杏花婉转独归昔。燕归无愧荷香茫,素娟醉看花飘零。”这首纯写景的诗歌里,最后一句却是点出了悲,“醉”和“飘零”以及荷花的“茫”,都是无奈的言语。而对应起来,偏偏和第一句的“晴”雨相对,将了江梅瘦一军!栅枕几乎要拍案叫绝,这首七绝在景色的描写上,无疑已经达到了非常绝妙的地步。而有些学生已经听了如痴如醉,尤其是那些女学生,眼里已经透露出对龙永的浓浓情意。这个身有无数家财、傲然的地位的少年,成为问鼎那全国青年大赛的最佳候选人,此刻他风度翩翩,吟诗作对,表现出来如此旷绝天下的文采,如何不令人心动?栅枕以为江梅瘦必然是大为诧异,然后冷着脸继续刁难,但却看到江梅瘦的眼里闪过一丝迷醉。难道她竟已爱上了他?不可能吧……但是凭着女性直觉,栅枕心里不由起了一阵酸味,然后她忽然展颜一笑,龙永的确有他的人格魅力,而正如自己,不是有许多护花团吗?这样的人,是应该值得让周旁的人都去注视他吧。只是为什么以前他偏偏露出一副采花的样子,而直到高三才如此张扬地表现文采呢?若是高一,也许自己早就被他折服了吧?江梅瘦被龙永改变了诗的意境,却反而深一步为龙永赞叹,当下又说:“零乱愁雨撷。”此刻所有的人都明白江梅瘦给龙永出了一个难题,雨丝零乱而愁,却是谁人撷起?而龙永此刻和江梅瘦是争锋相对,应该又如何在后面表现出喜悦的心境呢?龙永站起,却是走到教室的窗户边,此刻虽然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盯着他,可是他丝毫不在意,就那般负手看着雨景,长叹一声,吟道:“零乱愁雨撷,痴痴芭蕉鬓。江烟不觉陡,楼外狂风轻。天阔草入尘,我欲争天晴。原来娇弱里,暗藏桂月荆。”龙永这一吟罢,却是所有人都震惊了。先不论里面的韵味,单单是五律平仄的难度,就令人乍舌。而龙永心念一动,这些诗句就顺口说出,而且平仄韵律相对工整,实在令人不可置信!他究竟是人间腾飞的神龙,还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才拥有这般的睿智?龙永在补充江梅瘦的诗歌里,点出了“芭蕉”,则说明这首诗歌是随性而做,而不是预先做好了的。第一句是指有人撷起了愁雨,为心里的伊人思念,“芭蕉鬓”则和“鬓发尽霜雪”的内涵一致,可是表现手法却更加凝练而且有象征味道。而第二句里,缭绕的烟居然变得柔顺了,而狂风都轻了,意境的转变是如此突兀,却在情理之中。第三句当真是峰回路转,它点明了主题——在宽阔的时空里,愿让此刻阴雨绵绵的天气变晴,那是何等高迈的气质!最后回锋一转,娇弱来形容第一句的愁雨,下半句则道出心与天高、内涵超乎外表的意境。此刻已经没有语言能表现出江梅瘦内心的激动。她只觉得内心澎湃的几乎炸出来,几乎要不顾一切的呻吟着,为这美妙的诗歌呻吟。任何人无法体会到她的激动。她喜欢唐诗十数年,读过唐诗无数,以为那些已经成为绝响,可是在现实里,居然能碰到能同样表达出这种诗句的张力和魅力的人,如何不令她激荡!纵然是那些学生,此刻眼里也都是诧异、惊叹、崇拜。即使有些人不齿龙永的为人,嫉妒讨厌龙永的身份,可是此刻也都被龙永倾倒!文字的魅力,代表一个人的内涵!在激动里,江梅瘦猛得意识到这是自己的最后一节课,内心忽然暗自神伤起来,而此刻龙永处在神奇的光芒下,几乎让别人不敢目视,自然没有什么人注意江梅瘦了。江梅瘦忽然幽然说:“与君离别杏花冬。”这句诗是她思虑了一夜所凝练出来的,分别的时候,连在春日烟雨下的杏花都觉得是冬的季节,何等之悲?龙永心头一惊,一种怜惜的感觉油然而起,这种感觉来的奇怪,而此刻龙永所对的窗外刚好一片雨打在一个黄衣服的小女孩脸上,她冒着雨穿过人行道,然后手里抓起那只棕色的猫儿。父母撑着伞在后面焦急地呼唤她。原来怜惜是为这个女孩而生的吗?龙永沉吟着,猛得接口说:“与君离别杏花冬,孺子夜雨憔悴容。心上可忧百丈爱,江帆随风轻垂从。”江梅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龙永他竟然没有反驳自己诗歌的意境吗?难道他从诗歌里知道她即将和她离别?或者说,他内心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她?“心上可忧百丈爱……”他毕竟还是表达出来了吗?原来在讲台上和龙永吟诗作对,是让她觉得今生最浪漫的时刻了。彼此心知,彼此心暖……可是当她看龙永时,却发现他已心不在焉。他的目光注视着窗户的校外,他是在思念什么,还是在凝视什么?龙永此刻看着那个女孩子,忽然想到了菊昔若,那个让任何人见了都觉得心神动乱的女子,在她面前,让任何人都自惭形秽自认为凡夫俗子。这样的女子,竟然和自己有一夕朝露吗?可是他的手里已经抓不住那指缝里的风。那是梦吗?为何又显得如此真实?

  原标题:解读足协新政|中超赛制模仿NBA,谁将在交叉淘汰中获益?

,,香港精选十码中特

Powered by 香港平特一肖高手论坛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