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正文

”先是全场死寂

admin | 2020-06-04 20:10 浏览数:
秋栅枕,这个秋水长空的女子,忽然成为他的隐痛。那天舞会后,即使她是谅解了他,可是她是因为喜欢自己而才和自己在一起吗?权力……或者只是因为自己帮助过她,她无法拒绝罢了。窗外的女孩子已经和父母在拐弯处消失不见。而树上已经飘落下一片叶子,闪过龙永的眼帘。猛得听到耳畔边传来一个轻柔的声音:“独占黄叶霓来扇。”龙永不由莞尔,此刻已是春末,怎么是黄叶,还独自把黄叶当成扇子。此刻龙永知道江梅瘦已经走到身边来,这句诗正是她所作。而此刻,其他学生明明都知道这句诗歌无法难住龙永,可是他们却都屏息等待着,此刻他们甚至是在享受在龙永完美补充完句子前的寂静!龙永猛得一股诗兴豪放,感觉到胸腔被激情炸开一般,忍不住长吟道:“独占黄叶霓来扇,欲把哀歌轻雾偏。敢作飘然酒惜作,长歌含恨芳踪仙。冰肌一世醉翁渡,缘浅黯然娇弱坚。炉火消愁有味念,残生风急草边泉。”先是全场死寂,就这么窒息了数秒!所有的人都如痴如醉。然后几乎所有的人都猛得喝彩鼓掌!那是发自内心的呼喊!明明知道龙永会成功,可是当龙永吟出诗句的时候,他们偏偏忍不住自己的心的呐喊。眼前的翩翩公子一口气不停顿地做诗,难道不算是惊绝天下吗?古人唐诗又有如何?宋词又算得了什么!此刻虽然有些人根本听不懂这些诗歌,可是此刻龙永身上散发着飘然潇洒的气息,已给他们一种傲然天下的感觉!江梅瘦痴痴地念着:“长歌含恨芳踪仙……缘浅黯然娇弱坚……炉火消愁有味念……”龙永这曲却完全是思念菊昔若所做,尤其是“草边泉”,而其中意境,当只有龙永和菊昔若所知。江梅瘦蓦然明白,原来龙永心里思念的是另外一个女子,否则何至于“含恨芳踪仙”……是什么样的女子,让他如此刻骨铭心呢?刚才提问的诗歌,江梅瘦希望龙永能懂,能明白她即将离开的心境,可是此刻她已经失望了。这最后一节课,让她几乎心血耗尽。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课了,江梅瘦茫然走出教室。而看到失态的江梅瘦,龙永怔住了。中午放学,栅枕走出教室,门外却是楚云微笑着等待着她。栅枕怔了怔,说:“你来做什么?”楚云听到她冷漠的语气,内心一疼,说:“我来看你呀……”栅枕这才觉察自己的语气太硬了,便露出一个笑容,说:“谢谢。”忽然间,发现自己的心境不像以前一般可以向任何人轻柔地笑着,栅枕猛得意识到——是因为今天听出了龙永诗歌里对另外一个女子的思念才变得这样吗?在这个时代,因为中国青年俊杰大会,诗歌、箫以及武功,已经需要人人都去精通了,否则自然会被别人耻笑。栅枕和楚云走下楼梯,楚云手里拿着伞,心里想着如果栅枕能和他同撑一伞,那该多好!最近这些日子,让他魂牵神绕的,竟然都是栅枕的影子。原来和栅枕相处久了,会发现栅枕简直有所有女性的优点,而且她身上富有优雅气质,不被她所动的男子实在太少。心里万分期待着栅枕手里的伞能坏掉,无法打开,或者更希望栅枕故意不去打开伞,此刻楚云心慌意乱地看着栅枕。看到栅枕拿出了伞,楚云的内心一点一点走向失望,就在此刻,他猛得下定决心,然后把伞移在栅枕头上,说:“枕,我们走吧。”栅枕却摇头,自己打开了伞,一面说:“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?”楚云心里郑重地说:爱上你了。可是面上只好勉强微笑着:“想你了。”说的和想的意思表现得完全不一样。听到楚云轻描淡写地如同打趣一般说着,栅枕面上依旧是柔柔的笑容,说:“楚云哥哥,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呀。”“只是过来想看看你,关心你而已。”栅枕默然,她隐隐知道楚云是很忙的,他已是大一学生,此刻自然无所谓学业,而他这个年纪,必然是他父亲要求他有所作为的年纪了。阴雨惆怅里,两人走过湖边的小道。路边几朵荆棘在雨里浅笑,栅枕伸出手指去,楚云忽然觉得栅枕离他已经远了,她已经不是小时候那个天天依赖他的“枕头”了,而此刻他猛得担心那荆棘会刺破栅枕的手指,刚要伸手去拦,可是栅枕已经缩回手去。原来她已经学会自己照顾自己了……不远处,一个穿着淡紫色披风的少年经过,向他们投来奇怪的一瞥,马上消失了。而楚云忽然看到栅枕脸上欲说还休的表情。此刻她的眼里闪过惋惜、惆怅、踌躇,甚至还有一丝情意。那个少年却正是付龙永,只是这个“花花公子”值得栅枕如此牵肠挂肚?楚云捏着伞的手臂都绽出青筋。栅枕看着龙永的身影消失而去,忽然心疼起来。龙永大概是以为自己已经是楚云的女朋友吧?他诗歌里那个思念的人, 天线宝宝一码中平特会是自己吗?心慌乱一跳。就在此刻, 香港黄大仙必中六肖江梅瘦已经缓缓走向校门, 刘伯温精选资料二四六而栅枕心头一动, 黄大仙精选资料二四六想到今天江老师的失态,而且不想被龙永“误会”的心念忽然涌起,此刻她便直接对楚云说:“楚云哥哥,如果你没有事情的话,我去陪我的语文老师了。”楚云听到栅枕说要离开,嘴唇竟有些发苦,此刻他再也受不了,说:“枕,你告诉我,你喜欢付龙永吗?”栅枕怔住了,说:“你为什么会这么想?”“如果你真的喜欢他,你就去追,不要后悔,我会祝福你的。”楚云一口气说完这些话,觉得内心也轻松了许多。栅枕迟疑着,一瓣雨打在她的脚边,她闭上双目,不然情感流露出来:“我期望的幸福,是希望有一天我能在竹屋里悠闲的生活,每天听着雨打在窗户的声音,在瑞雪的新年里点一盏烛火,然后和心爱的男子喁喁私语,我们一起去看兰花绽放的美丽,彼此坐着互相微笑,他在炉火里烤脚,而我正为他缝补破旧的衣服……”楚云直到栅枕睁开眼,才对栅枕摇头说:“你不用骗我了……此刻你心里觉得幸福的,大概是能和龙永在一起吧?……你的眼神告诉了我……”栅枕闪躲着眼神,说:“楚云哥哥……”楚云轻叹一声说:“我明白了。”栅枕默然,她此刻甚至不明白自己的心里是怎么对待龙永的……爱他?还是在只是当成朋友?爱和不爱之间不是有很多选择吗?可是自己为什么总为他揪心呢?栅枕看到旁边经过的江梅瘦,轻声叫着:“江老师。”江梅瘦一怔,她回头来看到栅,露出一个很勉强的笑容,说:“栅枕,有什么事情吗?”“老师你今天上课时……”江梅瘦心里一紧:“怎么了?”“想冒昧问一下,老师你是不是有心事?”栅枕看到江梅瘦一副欲语还休的样子,便补充说,“要不我陪老师走走,顺便一起吃中餐?”栅枕算是班级上成绩最优秀的学生,也特别让江梅瘦喜爱,平时都有说有笑,此刻江梅瘦眉头紧了紧,还是松了下来:“好吧。”栅枕回头对楚云说:“楚云哥哥,内幕资料今天就不用麻烦你送我回去了,我和老师有些事情呢。”楚云心里一阵酸楚,说:“你路上小心。”看着一身白衣的栅枕走在雨里,楚云忽然觉得她是那么孤单,自己根本没有了解她。她的内心又是那般孤傲——她实在是需要别人体贴的女子呀。她的眼神在躲避着什么,她是喜欢上了付龙永吗?付龙永会给她幸福吗?也许付龙永从来不知道栅枕此刻是那般迷恋他吧?——刚才龙永走过的那瞬间,栅枕流露出浓浓的感情,竟然是他第一次所见到栅枕脸上露出最丰富最浓厚的。楚云踌躇着,终于拨打下手里的电话:“最快速度给我查找出付龙永的手机号码。”二十分钟后,楚云打通了手机:“是付少吗?”“你是?”口吻非常诧异。“我是楚云,开门见山和你说吧,我希望你好好珍惜栅枕。”“她?现在不是你的女朋友吗?”“你见到的只是表象,事实上,她现在已经喜欢了你……”龙永沉默半晌,说:“她对你说的?”“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出的,她是个不轻易动情的女孩子,难道你平时没有感觉到她对你的依恋吗?”“她现在在哪里?”“她和一个江老师在学校附近吃饭,大概也快结束了。”龙永迟疑了一下,说:“无论她喜不喜欢我,我都会好好照顾她的。”龙永接完电话,连饭也没吃,直接让春儿开车送他去学校。一路上,龙永的心半是焦灼,半是欣喜。栅枕是他转生后第一个让他心动的女子,甚至在他心里,她和菊昔若的地位是并立着的。她真的爱着自己吗?那是何等幸运和美丽的事情……车子开到学校,刚好看到两个身影正往学校的湖边走去,龙永仔细一看,竟是栅枕和江梅瘦。雨已经停了,天地间一片郁郁葱葱。龙永下了车,迅速向她们走去。而同时,栅枕和江梅瘦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同时回头!杏花灿烂的江南湖边,那个一袭白衣的少年,那个手持玉箫进入她们内心的少年,就那样站在眼前。栅枕看到龙永眼里珍惜的火焰,那种赤裸着爱着她的火焰,她顿时明白了。仅仅一个眼神,就胜过了千言万语。原来你也在这里。龙永手持玉箫,在她们面前忽然轻轻吹奏了几个音符。蓦然,整个湖边都变得柔和起来。那些音符似乎有着神奇的魔力,让周围的花同时为箫声而绽放。箫声里,栅枕感觉到龙永的情意,浩浩荡荡地袭击而来,她的胸口忽然燃烧起了一阵火焰。几个音符过去,龙永调好了音律,一曲“春唇”袅袅而起,箫声里,似乎有万片花朵一起飞落下来,然后坠在栅枕的身边。栅枕甚至觉得全身轻飘飘起来。一曲箫声里,周围的那些学生早都痴痴地站在那里,感觉到阳光般的温暖,心里所有的阴霾都一扫而空。一曲奏罢,栅枕和江梅瘦良久才清醒回来。江梅瘦的眼里露出一丝迷惘,她忽然想到自己的离去是一个错误,在龙永旁边,能感受到他箫声的轻柔,那难道不是一件很美丽的事情吗?刚才和栅枕吃饭,她说了要辞职的事情,栅枕冰雪聪明,结合江梅瘦上课的失魂以及和龙永的争锋相对,马上就明白了。栅枕并不点破,此刻两人本想在湖边散步后就分手,却是龙永到来了。而此刻,栅枕忽然拉住江梅瘦的手,走到龙永面前。龙永正疑惑她的举措,却是栅枕在说:“龙永,你知道江老师今天上课为什么失态吗?”江梅瘦拉了拉栅枕的衣袖,用眼神示意她不要说出去,却是栅枕恍如未觉,继续说:“因为她辞职了,而原因就是你。”“我?”龙永这回完全懵了。“因为她喜欢你。”一话说出,石破天惊。江梅瘦掩藏不了眼里的吃惊,这是她内心的秘密,栅枕如何能知晓?而龙永不可思议地看着栅枕。栅枕轻轻一笑,说:“因为她无法和你在一起,所以她选择逃避。”龙永去看江梅瘦,江梅瘦却低下了头,如娇羞的女孩被说中心事一般,几乎要把头低到脖颈下面。龙永此刻却是呆住了。此刻的江梅瘦露出的少女情怀,让整个人充满了那种温柔。冰山完全融化似的脸,所绽放出来的美丽,竟然可以和栅枕相比拟。这是一种成熟之极的美。栅枕为什么要揭露这个事情?刚才自己的箫声不是已经清晰向她表达出自己的爱意吗?龙永迟疑地向栅枕看去,却看到她一脸的柔情。她毕竟是爱着自己的吧?龙永向她温柔一笑。江梅瘦自然感觉到他们的眉目传情,此刻她忽然羡慕起栅枕起来,而同时她内心也充满了对栅枕的感激。是她让自己解脱出来?当真切地让龙永知道她内心的想法时,她顿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。原来表达是如此美妙。她忽然对龙永说:“龙永,能和我拥抱一下吗?”此刻她大胆地说出内心的想法。龙永怔住了,他看了一眼栅枕,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。尽管栅枕一直示意让他答应的意思,可是龙永却沉默下来。就在此刻,龙永忽然感觉到内心的灵魂猛得跃出来,周围起了一阵大风,这个本来青翠的地方忽然起了一阵风沙,自己甚至睁不开眼睛。忽然想到以前的经典影片“大话西游”里,那个夕阳武士和一个女子站在城堡上的情景,而此刻孙悟空吹了一口气散起风沙,然后附身上去……此刻他感觉到身体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,但是和影片不同的是,他还拥有自己的思想,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脚步慢慢地在走向江梅瘦。龙永猛得对灵魂说:“我爱的是栅枕,现在如果和江梅瘦拥抱了,那……”灵魂的声音变得虚弱:“栅枕她不会介意的……”“哼。”“你的‘色’功越来越强大了,恐怕我无法存在多一些时间了。所以我现在释放出所有的能量。”灵魂的声音显得无奈而沧桑,“也许我就会永远离开你,离开这个身体了……”龙永吃了一惊,动了动嘴唇,却说不出话来。“原来以前我生活过的日子里,一直没有得到快乐,肉欲充斥着我,我只是为肉体行走的一个付少而已。你出现后,让我体会到了温柔珍惜地对待别人,也同样会受到温柔的回报。”灵魂长叹一声,说:“‘色’功居然让你掌握了武功的能力,同时你那五子棋一战,甚至让学校里的学生都改变了对付少的看法……”灵魂喘气着,说:“而且‘色’功融入箫和画,还能得到突破,这些日子,的确让我受益匪浅。”龙永说:“若没有你前身的基础,这些我根本是不会的……”“所以我们是相辅相成呢。这是我最后的一个要求,也是唯一的要求,我现在只能控制身体走到江梅瘦的身边,可是只有你发自内心的去拥抱,才能让她感觉到欢快。我今生无法得到江梅瘦,可是你能在我临走前感觉到她对你的依恋的那种幸福吗?”灵魂似乎幻化成一个人像,在那里期待地看着龙永。龙永沉默半晌,猛得说:“我答应你。”“那我也算是今生无撼了。离倩和江梅瘦最后都能为我而心动,这些已经足够了,更何况我再存在下去,难保你的心里会产生无尽的厌恶……”那个灵魂笑得有些勉强。龙永在风沙里主动走上前去,看到了那个紧闭双眼的江梅瘦,那个露出温柔情怀的女人,心里忽然起了一阵缱绻的感觉,他猛得把江梅瘦用力揽在怀里。江梅瘦感觉到自己的腰被一双手轻柔地搭住,全身一阵酥软,已经软绵绵地躺在龙永身上。

,,本港手机同步现场开奖直播

Powered by 香港平特一肖高手论坛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